第二百九十二章 混乱奏鸣曲

要搜索一个躲藏在影子里的人,绝不容易。否则这里躺着的尸体就该是两具,而非只有一个。很多时候,影子比光更能长久,因为光的出现必须要依托于一个源头,有太阳才有阳光,有灯才有灯光,而阴影却是无,因为没有,因为无法传达而存在。所以杀死光远比杀死影要容易,更别说当光死去,影将遍布四周。这就

像个伪命题,光的退位制造了影,影的存在又塑造了光,理论上当这对兄妹在一起,应该没什么可以杀死其中的一人。“你说有没有可能,她替兄弟完成了复仇,然后用黑暗遮蔽了对方的尸体?”作为一个以颜色见长的法师,莫奈对色彩和光影能够给人带来多少错觉可是非常清楚的。那些试图通过以假乱真的幻象来制造效果的法师,远不如将光影和错位带入艺术领域的画家更懂得虚实之间的关系。如果阴影愿意,她可以让许多事物隐去

形体,甚至不需要绝对的黑暗,只需要一些能让人眼睛发酸的小技巧。“然后将她兄弟的尸体放在这里?哪怕是对于我们来说,这也太冷血了。”起司用简单的事实推翻了同门的猜测,不过莫奈并不介意,那些魔法和阴影,终究只是

人心的外放,如果一个人没有理由这么做,魔法也就不会出现。“情绪,你说的没错。这一直是我感觉到魔法和色彩之间格格不入的东西。我们的施法是精准的,甚至是冷漠的。它在阻碍我们的情绪发挥作用。你说对吗?”莫奈边说边走,然后轻轻坐在了靠着墙边的一处不起眼的阴影上。注意,他是直接坐在了影子上,而不是靠着墙壁。也就是说,在这个瞬间,这团黑暗是存在实体

的,而这个实体,在画家法师揭穿之前,连起司都没能察觉。魔法视觉,说到底也是一种视觉,它自然可以用魔法色彩来欺骗。“你还好吗?如果要哭的话,我这里有手帕。”莫奈面向前方,但语气却像是在对着身边的黑暗诉说。仿佛那里坐着一个和他同样姿势的人,一个极度悲伤,无法

说出完整话语,甚至连啜泣声都发不出来的人。黑暗逐渐凝聚成一个女人的形体,她的长袍紧贴在身上,这样就不会带来更多难以隐藏的面积。一般来说,隐身类的魔法如果在人前现身,就很容易被戳破,但这次,起司确实没看懂对方是怎么做到融身于影,而莫奈又如何发现这片阴影里的端倪的。不过没关系,她确实是他们要找的人,那个以阴影作为自己领域的灰

袍,那个刚刚目睹了自己孪生兄弟之死的可怜人。她,应该是在哭,可张开的嘴里却没有声音。“她看起来不太对。我能理解这种悲伤,可这悲伤有些太过于,纯粹了。”莫奈沉默了几秒,脸上的担忧渐渐化为疑惑。他说的没错,对方就算再怎么悲痛难忍,

也不该如此单纯的嚎哭,这不是一名灰袍的所为。“因为这只是她留在这里的情绪残影。”起司走过来,伸手碰了碰对方的额头,那个哭泣的女士就这么化为一团迷烟消失了。莫奈及时起身,这才没有坐到地上,

随着女法师消失的瞬间,那团有形黑暗也消失了。“她切割了自己,因为太过悲伤。好吧,或许更接近蜥蜴断尾,带着那种情绪是不可能躲过追杀的。”莫奈摇了摇头,他拥有找到黑暗中残影的能力,却不像起司

那样善于揭露被隐藏的事实。“是的。所以她至少留给了我们两条线索,一,她还有时间制作这个残影。二,她没有时间处理兄弟的尸体。所以你觉得,她此时的当务之急是什么呢?”起司虽然看似在提问,自己却毫不犹豫的转向台阶。他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,莫奈也知道。对于灰袍们来说,如果在这里遭到了自己无法战胜对手的追杀,那最理想的

肯定不是朝着出口前进,荒原中没有奇迹,在这里甩不开的敌人在外面只会更危险。那么影子的选择就很清楚了。“她一定也理解了这里正在发生的事情,毕竟她被动的掉出了那些泡泡。那么她要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个,只有一件事能让她逃脱杀手。”起司探出脑袋,看向上方。原本没有魔法泡泡的螺旋走廊中部,不知何时已经布满了装着各色囚徒的监牢,而且那些监牢正在快速染上黑色。那些黑色并不是腐化的颜色,而是受到阴影

包裹,被控制了方向的结果。换言之,这位逃跑的女法师正在不断地制造一条牢笼之路,来阻挡她背后的死神。“混乱,混乱才能在不利中带来机会。她很懂得这个道理。可是这会引发更多的问题,过于频繁的碰撞会让里面的东西和人都失去耐心和理智。这很可能会带来,

更大的混乱。”莫奈虽然无法看到那些泡泡,但他已经从起司的表情上看出了事情的走向。“她在向上逃,因为她知道安莉娜在最上面,那是唯一一个可以拦住所有人的人。但她断后的手段过于拙劣,如果她放出了什么我们无法对付的东西,整个灰塔都会…”起司的自言自语还没说完,一个泡泡就轻声破裂,封锁在其中的大量阴冷海水如瀑布般倾泻而下,某个令人恶寒的巨大身影,从水中落入灰塔下方。它只是

在下落时和起司稍微对视了一眼,只一眼,就让灰袍法师感到厌恶。这还不是最糟的,随着冷水洒下,更多泡泡开始破裂,一个又一个身影,在原本就不宽敞的灰塔中现身。只用了短短几秒,起司就不得不关闭自己的魔法视觉,

因为举目四顾,周围都是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魔力色彩。

莫奈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根大的可以做棍子的毛刷,用它快速在地上画出了一个正六边形。构成六边形的颜料快速蒸发,在地上留下白色的痕迹。“保护不会持续多久,我们得做个计划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