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166 章 番外八

无功不受禄,陆思宁没有收他的青铜古剑。

顾枢没有强求。

陆思宁全当他是在开玩笑:“你这青铜剑是真的假的?”

拿出来未免也太吓人了。

顾枢摇摇头没说话。

“你不喜欢吗?”

“喜欢是喜欢,但是……”平白收人家的东西不好。

“喜欢就送给你,是假的。”

陆思宁:“……”

“你当我傻吗?这哪里像假的?”她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傻子,这青铜剑一看来历不凡,价值不菲。

顾枢:“……”

“我回家跳操了,回见。”

陆思宁不搭理他了,因为她这人真的很贪心,这把青铜剑要是再多看几眼,她怕自己克制不住贪念,真收了人家的青铜剑。

溜了溜了。

——等到拍戏的时候,陆思宁这个后知后觉的小脸盲终于确定顾枢当真是新剧的男主演,他演大侠客,她演大魔头。

陆思宁:“……”

还真是顾枢。

陆思宁认为自己长大了之所以对男生脸盲,全赖自己的两个哥哥,因为他俩长得太像了,看多了混淆,她也混淆别人的脸。

“真巧,男主是你呀!”

顾枢点点头,只是笑笑看着她不说话。

陆思宁也不说话了,因为一看见他,她就不由自主想起了那把剑。

很漂亮,很想要。

又跑出来诱惑她。

曾经有把好剑摆在她面前,她没要!

那天分开之后,陆思宁去打听了下那把剑的来历,后来打听到有人曾花两百万港币从一个古董商买下来了这把剑……不用多说了,买剑的人肯定是顾枢。

是她买不起的价,就算买得起也不买。

*

拍武侠剧很累,也很苦,实景拍摄,他们剧组走过了不少地方,做了十几年邻居的陆思宁跟顾枢逐渐熟悉了起来。

除了演戏外,顾枢平日里还要处理很多生意上的事。

陆思宁搞不懂那么有钱的顾枢为啥还要来拍电视剧,或许她心里知道,但是又假装不知道。

拍完一部电视剧,说快不快,说慢也不慢,杀青的时候陆思宁哭得死去活来,因为这部分剧情实在太虐心了。

结局男女主并没有在一起,不是大团圆结局,她这个女主角死了,只剩下男主一人。

陆思宁已经不忍心再去看后续的剧情。

她提前离开了剧组,然后在心里臭骂编剧,为什么要写这样一个让人伤心的故事,大团圆结局不好吗?

离开前,顾枢又将那一把青铜剑送给她。

顾枢望着她,浓墨色的眸子蒙上一层看不清晰的云雾,他哑着声音道:“这把剑送给你。”

这一次,陆思宁没有拒绝,她收下了那把剑。

回到家里,陆思宁看着那把剑发呆,因为她发现自己对顾枢也有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心思。

“是喜欢吗?”陆思宁有些迷茫地说出声。

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喜欢谁,是真实的顾枢,还是电视剧里的白衣大侠客。

拍完这部戏之后,陆思宁没有再接戏了,而是带着剑回到了琼州岛上,陪在父母身边。

“累了,我想休息几个月。”

休息的日子,每天都很懒懒散散,偶尔练练基本功,更多的时间是在发呆。

她发现自己很想念顾枢。

陆思宁告诉自己不要去想他,可她心里却总像是缺了什么,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。

每天吃饱了睡,睡饱了吃,陪在爸妈身边倒也自在。

亲妈秦柔调侃她,说她是条小咸鱼。

陆思宁厚着脸皮道:“我是妈妈最爱的小咸鱼!”

时间就这么流逝而过,陆思宁跟顾枢通信了几次,两人没有再见面,直到电视剧开播了,陆思宁跟秦柔一起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。

“来看你女儿拍的戏!武侠片。”秦柔招呼陆琰来看女儿拍的电视剧。

——这可真是一种神奇的体验。

“妈!我这次演的是武林高手!”

“是吗?这么厉害。”

“当然啦!来看蓉蓉女侠大杀四方!”

……

随着剧情进展,剧情越来越虐心了,陆思宁吃着馒头看自己在电视屏幕上演绎着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。

不知不觉,早已经泪流满面。

幸好,她这会儿在家里,亲妈秦柔的泪点非常低,早就哭得稀里哗啦,于是她凑到亲妈的身边,母女两个一起哭得稀里哗啦。

亲爸陆琰坐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她俩。

陆琰:“……”

秦柔:“太虐了,蓉蓉,后面剧情怎么样?男女主在一起了吗?”

陆思宁正要开口说话,秦柔立刻摇头:

“不行!你不要开口跟我剧透,我不听!我要自己看。”

陆思宁:“……”

“你这男主真养眼,真好看,长得很眼熟。”

“妈,你不记得了,就咱们住在广城的邻居小哥。”

“是他啊?怪不得瞧着眼熟。”

“小顾还挺好看的!”

陆同志此时有点吃味:“他好看还是我好看?”

“你好看你好看,我们家陆哥最好看。”

……

等到大结局出来,母女俩一起哭得天昏地暗,李庆花和黄老师看着她们母女俩笑个不停。

李庆花:“我本来挺难受的,但是看见蓉蓉好端端坐在这里,我又不难受了。”

“电视剧嘛。”

“男主角认识?什么时候一起吃个饭?”

……

母女俩沉浸在剧情中哭了半天,她妈秦柔有爸爸给擦眼泪,陆思宁只能自己擦眼泪了,她还接到了好几个电话慰问。

有姐姐陆思瑶,还有大哥大嫂跟二哥,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她在电视剧里的角色死掉了,都说要给她包个大红包。

等到了晚上,陆思宁终于忍不住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,开口道:

“你丢了一把剑,你要找回来吗?”

*

第二天,陆思宁将这把青铜剑摆了出来,仔仔细细地将剑身擦了一遍。

她看着这把剑傻笑,满心欢喜等着来寻剑的人。

但是——

陆思宁最先等到的,并不是她想要等的人。

文物局和各大博物馆人员以及各种教授来找她问剑了!

“这是稀世珍宝!”

陆思宁:“……”

*

一年后,陆思宁结婚的时候,将这把青铜剑捐给了博物馆。